讓經典迴歸生活和生命——觀電視劇《裝台》有感

發佈者:Liukun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佈時間:2021-01-29 17:01:35

電視劇《裝台》閃亮登場,讓觀眾耳目一新,我們終於能夠通過《裝台》看到真實的生活,真實的人生和真實的故事,彼此熟悉的你我他驚喜地在電視劇中相遇,由此證明,貼近生活、貼近普通人民羣眾的現實主義題材文藝作品,必定是能夠經得起歷史檢驗,並同人民羣眾產生共振的經典恢弘力作,這樣的文藝精品,不但是文藝工作者的追求,也是人民羣眾的需求。

《裝台》故事主角是祖祖輩輩生活在西京城的刁順子,靠着肯出力吃苦,性格厚道又兼具一點處世必要的圓滑,順子逐漸組建起了自己的裝台班子。陳彥的筆墨圍繞着他的家事與這一方使裝台的老少爺們能夠養家餬口的舞台展開。《裝台》裏兩條主線並行,如同兩路針腳般將刁順子的生活緊緊縫紉在一處:一條是刁順子在舞台上所要進行的裝台工作,一條則是他不得不面對的家長裏短。 小説刻畫人物手法細膩,故事跌宕起伏,命運看似無常又有常,以一個裝台人的視角,描寫西京城裏的人生百態。

《裝台》播出之後,好評如潮,令人稱奇的是不論哪個年齡層次和職業的觀眾,基本上都一邊倒地讚賞。通過觀看和思考,該劇存在這樣幾個優勢。

首先,《裝台》講述的是舞台拆卸行業裏的普通人用雙手和汗水改變命運的故事。分析這部電視劇熱播的原因,除了導演、編劇藝術功底深厚,一眾專業演員演技精湛,服裝、化裝、道具用心打造之外,其改編而來的同名小説所具備的堅實文學基礎,是點燃觀眾熱情的強力助燃劑。

小説《裝台》作者陳彥曾獲得茅盾文學獎,他將自己在陝西省戲曲研究院二十餘年工作中觀察已久、爛熟於心的人和事反覆咀嚼、沉澱,經過七八年的醖釀,精心打磨,寫成小説。《裝台》2015年面世後,引起各界關注。2016年1月,入選2015年度中國小説排行榜“年度5部長篇小説排行”,並位列榜首; 2016年4月23日,入選2015年度中國好書“文學藝術類”年度好書榜; 2017年12月28日,獲得首屆“吳承恩長篇小説獎”; 2019年9月23日,入選“新中國70年七十部長篇小説典藏”。正是陳彥用自己常年積累發酵過的生活經驗和冷峻犀利的現實主義筆法,講透了人物的命運沉浮,為影視的二度創作提供了豐富的藝術營養,賦予了電視劇《裝台》一種看似樸素卻又沉甸甸、看似平淡卻又醇厚的人文氣息。

作為一切藝術形式的母體,文學深邃的思想涵養、廣闊無邊的想象空間、對美和善的敏鋭體察、給人帶來的情感慰藉等,都為其他藝術提供了肥沃的精神土壤。時至今日,隨着技術手段的迅猛發展,文學促進影視創作的力量並未減弱,是否具有豐沛的文學性是衡量影視劇質量高低的重要標準,文學興,則影視興。貼近現實、內容紮實又具有心靈穿透力的優秀文學作品,為影視創作提供了豐富的素材。電視劇《裝台》的成功,依託的正是長篇小説《裝台》的成功。

其次,《裝台》真實而又準確地再現了當下鮮活的生活狀態,每個人既是觀眾,又能把自己代入劇中的角色,正所謂人在劇中,劇中映人。《裝台》所鋪陳描寫的是熱氣蒸騰、世俗百態的人生。

在《裝台》的空間中,一個是裝台人的生活空間,一個是刁順子的生活空間。兩個空間相互交換,穿插推進,共同構成“裝台”的空間,在這裏安放着秦腔團瞿團長、鐵釦、刁順子、蔡素芬、刁菊花、刁大軍、墩子、猴子、三皮(胡波)等人物的生命起伏,撕裂掙扎,喜怒哀樂,這些都在21世紀西安城的渦旋中形成生命真實感受,從表象的飢寒冷暖到潛在的淒冷吁嘆,甚至到了見怪不怪的荒涼心態。在人們深陷生活瑣碎的細節繁冗中,我們才能真正理解《裝台》人物的無奈。

最後,如原著小説一般,該劇也在以裝台人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表徵底層生活基本特徵的同時,傾心於書寫他們對生命價值的堅守和內在的歡悦。他們無疑是支撐社會結構的龐大“底座” ,體現着一個羣體的生命的堅韌和精神的穩固之於時代和社會的宏大意義。

刁大順和他的兄弟們的生活和命運遭際,似乎可以極為方便地被納入底層書寫的譜系加以評判。但如原著作者陳彥的觀念,該劇也努力呈現另一種底層形象,他們無需來自外部的悲憫和同情,也不依賴所謂的自上而下、自外而內的意義判定方式,而自有其價值,自顯其意義。這部作品也因此成為人民倫理藝術表達的重要嘗試,其中人物雖身處底層,卻矢志不渝、初心不改,即便面臨種種生之艱難,仍然以能吃苦、肯背虧的精神勉力完成個人之於家庭和社會的責任。

刁大順的工作是平凡的,他的生活遭際、情感起伏也可以表徵同樣的平凡人物的生命狀態,他們的工作和生活似乎也缺少震人心魄、波瀾壯闊的大起伏、大悲喜,但他們仍然秉有內在的價值和尊嚴,仍然以普通人所從事的普通工作而企及不凡和偉大。他們是社會並不沉默的大多數,也將會因《裝台》這一部作品的熱播而有力地發出自己的聲音。(魏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