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鬥野豬

發佈者:Liukun 來源: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 發佈時間:2021-01-14 10:20:06

 


我被嚇得驚叫着,拼命地撲上去,咬住它的後腿。可它的腿竟硬得像樹幹一樣,我使勁地撕咬,牙齒幾乎痛得要掉下來,還是沒有咬破它的皮。它甩開我,撲了過去。我哀叫了一聲,心想,這下我的小主人可完了。

沒想到,莫日根特向旁邊一滾,騰地站了起來。還沒等野豬回過頭來,他已將身子一躍,兩腿一跳,騰地騎到了野豬的背上。我知道莫日根特在家時,總喜歡騎馬,再烈性的馬他也敢騎,想不到今天把騎術用到了野豬的身上。我真佩服他的機靈、勇敢,暗暗為他喝彩,也為他擔心。

野豬瘋狂地扭動着身子,在地上騰起一股雪浪。莫日根特一手抓住野豬的鬃毛,一手從腰間拔出了獵刀。我一會兒咬野豬的耳朵,一會兒咬它的後腿。只見它“嗷嗷”叫着,狂跑着,用嘴巴一拱,把一棵小樺樹拱倒在地上,莫日根特險些摔下來。莫日根特幾次想把獵刀扎進野豬的脖子,可是它又跳又跑,他試了幾次都沒扎進去。這時,他身上已被汗水濕透了,臉上的汗珠不停地向下滾落;瓜子臉漲得通紅,兩道濃黑的眉毛像馬鹿鬥架般地扭在一起,兩眼放射出驚恐、而又自信的光芒;他的嘴像兩枚緊閉的花瓣,鼻翼在一翕一翕地噴着乳白的霧氣。他一轉身,一手攥住了豬尾巴,隨後一刀捅進了豬的肚子。野豬“嗷嗷”地叫着猛向我撲來,我左躲右閃,上去咬它的耳朵。莫日根特把獵刀猛地往上抽去,野豬的肚子上出現了長長的一道口子,鮮紅的血噴濺出來。隨着它狂怒地跳動,腸子也流了出來。可是,莫日根特還是傻愣愣地騎在野豬的背上。我奔上去咬住野豬的腸子,向旁邊使勁地扯去。野豬慘叫着蹦了一下,“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野豬蹬了蹬腿,便一動不動了。

我上前嗅了嗅野豬的嘴,發現它已沒氣了。

我又去嗅躺着沒起來的莫日根特,只見他緊閉着眼睛,喘着氣,像睡着了一樣。我用嘴拱了拱他的頭,又用舌頭舔了舔他那因出汗而結了冰、發鹹的臉,他還是一動不動。我想:“這下可壞了,我的小主人可千萬別死去啊!”

我生氣地奔到野豬跟前,對着它流血的傷口猛咬了幾下,以解我心頭之恨。

我急忙跑回到斜仁柱旁,烏力音巴圖正盤腿坐在狍皮被上,望着篝火發呆。我上前“汪汪”叫了兩聲。

烏力音巴圖聽到我的叫聲,知道發生了事情,急忙站起身,走出斜仁柱。

我領他來到莫日根特的身旁。他抱起了莫日根特,大聲喊着:“莫日根特,莫日根特,你怎麼了?你怎麼了?”

莫日根特睜開了眼睛,兩手緊緊地抓住了阿邁的衣服,嘴裏不住地喊叫:“野豬,野豬。”

烏力音巴圖摸着莫日根特的頭驚疑地問:“什麼野豬?”他抬頭向四周一看,心裏完全明白了。他把莫日根特緊緊地抱在懷裏。

莫日根特忽地站了起來,看到倒在血泊中的野豬,臉上現出了自豪的微笑,慢聲地説:“這傢伙可真兇,我差點被它吃了,多虧了小貝特。”他一把摟過我的頭,臉貼在我的鼻子上。我很慚愧,自己根本沒出多少力呀!

烏力音巴圖把野豬卸了幾大塊,又把豬肺、豬腸、豬肚都賞給了我,我飽飽地吃了一大頓。

烏力音巴圖砍了兩根樺木杆,用樹條擰了個簡易的雪爬犁,跑了兩趟,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野豬肉運回斜仁柱。(浬鎏洋)